色人格视频 色人格在线视频 色人格免费视频[Se565.Com]
色人格视频永久域名:www.se565.com

【孽欲凡尘】(3-4)

发布:2016-10-26 来源:色人格在线视频

作者:妖者 字数:10549 :1.

第三章

四五天下来,一家人过得很安稳,洛之那只猫也快好了。秦罗敏发现自己气 色有所改善,只是不太明显,平时秦罗敏就已经够美艳了,难以比较。前一天何 光头说去山上采药,回的晚,只有秦罗敏知道他是干什么去了。

这天,天之和洛之回镇上逛一下,顺便买点菜回来。在街上转了一圈,洛之 手里多了一串冰糖葫芦,天之倒没什么自己要买的,直到路过一家书店,平时天 之比较喜欢看书,打算进去看看,买几本书回去看看也好,这时候洛之说要去对 面街不远的彩亭坊看看衣服,让天之顺便帮她买几本,天之知道她喜欢看那些志 怪奇谈的书,甚至怀疑她那副爱护万物生灵的好心肠和花朵不乱采的怪说法也都 是看这些书看来的。

天之在店里拿着书翻来翻去,好不容易找了两本看得上的书,这时洛之已经 抱着一套叠好的衣裳回来了,洛之让天之拿着衣服,自己也去挑了一本书,两人 结账出了店门。

刚出书店不久,却看见何光头也在街上,手里还提着一包东西,用纸包着。

洛之主动上去打招呼:「嘿,何老伯,你也来镇上了?」

何光头微微一惊,随即向两人问好。

「早上没听说你也要来镇上啊,你来镇上买什么呢?」天之走上来,好奇地 问。

何光头笑着点头说:「来买点药。」

「哦」,天之点了下头,「是给我娘的吗?」

「诶,是的,有几味药山上没有。」何光头只好顺着话接下去,其实秦罗敏 已经不再让他熬药。

「好,辛苦你了。」

洛之睁着大眼望着何光头:「何老伯,你那药给娘服了能驻美养颜,我也能 服么?」

何光头还是笑眯眯的,一双小眼眯地看不见了:「少夫人花容月貌,不过您 如此年轻,用不着。」

洛之嘻嘻笑着,好似就是等何光头夸她一样。

「我这就回了,少爷,少夫人你们慢慢玩。」何光头告辞。

别了何光头,洛之想起要买点茶叶回去,两人去买茶叶。走过一条小巷,天 之有点恶作剧地笑起来,指着巷子里一对狗:「洛儿,快看那。」

洛之顺着望去,立马羞着转头,大步前走。原来那对正在交配,公狗骑在母 狗的背上耸动着下体。

「娘子,你就是说这个姿势不雅么?」天之还是有点恶作剧地笑着。

「讨厌,光天化日的,天之你别想那事好么。」洛之的语气听起来很抵触。

「好洛儿,夫妻之间嘛,有何不可,咱做那事,你为何想到这狗呢?看来到 底是娘子念头荒唐啊!」天之打趣儿地嘲笑妻子。

「相公你才荒唐,心里老想着这等事情。」

「食色,性也,娘子为何这般偏执啊。」

「我们不是有……有行周公之礼嘛,是相公你总想些淫邪的把式,我又不是 青楼里那……」

「哈哈,好好,我的好娘子,我不说这淫邪的东西了。」天之见洛之有点难 为情,就不说下去了,但是他心想,总有一天要让自己的美娇妻在胯下淫叫连连。

又逛了不久,快到中午了,天之想干脆去自家酒楼喝点茶歇歇吧。于是两人 来到赵记酒楼,店小二小青看到两人便上来问候,天之说喝点茶随后就回村了。

天之想跟张伯打个招呼,忽然发现往常总是在柜台上理账的张伯不在,又随 口问小青张伯哪去了,小青说他带李公子和下人到地窖点搬酒去了。天之心里一 声嘀咕,这李皖是天之表哥,也就是母亲的姐姐秦慕依的儿子,李皖父亲随着岳 父跑镖,也就住在秦家,有点上门女婿的感觉。小时候,李皖和他还有洛之事很 玩得来的,他们去外公家的时候,李皖总是带他们在城里玩得很开心。可是后来 慢慢长大,天之发现这李皖喜欢洛之,总是相方设法亲近洛之,甚至有点非礼之 举。

在天之和洛之成亲前,李皖还上门提亲,让秦罗敏一阵为难,最后洛之亲口 拒绝才罢。

小青话刚说完,远处偏僻的一桌传来大姨的声音。大姨今年三十九岁,跟娘 一样是个绝色美人,只是比娘更多一点容光焕发的艳丽和风情妩媚,她身穿上等 丝绸罗裙,脚上一双纹络精妙的绣花鞋,头发盘式复杂精细,翡翠发钗下面吊着 小截银链,耳垂也是吊着小截银链闪闪发光,手里拿着小罗扇,双唇胭脂淡淡, 整个装扮看起来雍容华贵又精致典雅。大姨对常人不像娘那般温柔和气,有种高 贵傲气,尤其是对待下人,在下人们眼里秦慕依就是个高雅冷艳的贵夫人。不过 大姨从来对天之和洛之很亲切,天之和洛之也很喜欢大姨。原来秦家派人来买酒, 大姨也顺便来看看,却发现妹妹去村里了,于是在这等着儿子和下人办完事回去。

闲聊之间,大姨说有段日子没来看妹妹了,洛之知道大姨和娘姐妹情深,说 要大姨去村里看看,大姨有点犹豫,她倒是想去看看,可是现在已经正午,到时 要回城里可就晚了,洛之说那干脆去那住一晚吧,乡下凉快着呢,而且娘这次会 在那里住较长一段时间,下次看见娘可就要很久之后了。

大姨犹豫间,忽然背后传来李皖的声音:「住一晚就住一晚吧,等下招呼下 人把酒运回去传个话就行了。」

李皖十八岁,比天之大一岁,和洛之同龄,身板却结实很多,有点五大三粗 的感觉,眼睛像是条缝,尤其是笑起来,就成了一条线,大鼻厚嘴,两颗门牙较 显眼,两耳略大,耳旁还有些许鬓毛,额头没下巴宽,略丑,真不知道跟娘一样 倾国倾城的大姨生出的儿子一点儿也不想娘,倒是像极了李皖他爹,至于大姨这 样的美人为什么甘愿嫁给李皖他爹也是让人奇怪。

见到李皖,天之笑脸相迎,不想显得两人有过节似得,李皖也大方,口气好 似长久不见的故友,洛之倒是毫不拘谨。

于是,四人雇了辆马车准备回村,李皖也一起去,天之心里有丝不安。李皖 在车内和洛之很聊得来,说说笑笑,天之偶尔应话,心里越觉不爽。

回到祖母那里,洛之老远就叫到姨娘和表哥来了,秦罗敏出门,看到姐姐满 心欢喜,拉着姐姐的手,又看了看李皖说他长得越来越有男子汉气概了。天之不 大在意,直接回屋,祖母也出来了,最后听见几句客套话,天之进屋坐着喝茶了, 随后又叫唤何光头,叫了好几声不见人,天之思量这他不是先回来了么,正要起 身去他屋里看看,却看见何光头从他屋里出来,手有点脏。天之告诉他有客人来 了,何光头应着,立马去厨房洗手。

天之好奇何光头在屋里干什么,便去他住的屋里随便看看,发现都是些瓶瓶 罐罐,药材,粉末之类的,看来他对医术略有研究。

看着李皖不时说着打趣儿话闹得洛儿很开心,天之心里不快,也不愿多理会, 因为现在洛儿已经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天之干脆去照顾那只被洛儿捡来的野猫, 洛儿把野猫放在和天之住的那间屋子,在地上铺了块布就让那只猫卧着,被洛儿 带回来后那只猫一直很安静,根本不多动。然而这次天之去看的时候,那只猫不 见了,那块布上却有块圆环黑玉,天之拿起那块玉佩心中暗奇,像是洛儿爱看的 志怪小说里的故事一般,这猫会报恩!这块黑玉色泽均匀,乌黑透亮,看得出是 稀罕之物。

天快黑时,李皖跟在大姨身后从厨房后面走出来,大姨看到自己脸有点红, 李皖说后院的花挺好看。天之看洛儿不跟李皖一起了,想问洛儿哪去了,这时洛 儿从身后跑来,天之转身,洛儿忙问她的猫哪去了,天之说,他先上去看时已经 不在了,大姨和李皖都在身旁,天之不想把那野猫留下玉佩报恩的事说出来,怕 是两人不信服还笑话他,待过后跟洛儿说吧。洛儿听到猫不见了,想了想也没多 说什么,那猫伤势好了自己跑了也正常,不过她挺喜欢那只猫的,她对天之说过, 觉得那猫很有灵气。

这时,李皖说要洛儿陪他去后山转转吧,天之无奈,只盼望他明早就走。天 之也闲散,朝溪边走去,慢步走了不久,往溪边一块大石头上边坐着,看着溪水 哗哗流过,天之又摸出那块黑环玉把玩,玉佩大小如食指与拇指环住那般,天之 拿它放在有眼上,对着中间那孔望去,又放鼻尖嗅嗅,这玉越看越是喜欢,最后 天之竟然把黑玉放进嘴里含住。就是这鬼使神差的一举,让他发现这宝玉的神通 ……

天之若无其事的含住黑玉,有点淡然地看着溪水,忽然发现眼前有点奇怪, 又过了会儿,天之眼睛余光注意到了,自己的身体在某一瞬间不见了。天之诧异 地盯着自己的身体,的确是身体会消失片刻,而后有正常,在一段时间后又消失 片刻,再看一会儿,天之终于发现了规律,当他吸气到最后或者呼气完的那片刻, 就是身体消失的时候。天之试着吸气后不呼气,果然自己身体消失不见而且一直 保持着,呼气完之后不吸气也是这般。原来只要口里含着宝玉屏住呼吸便能发生 此等怪事,天之继续探究,发现只是自己连同衣物变得看不见,他能摸到石头和 草叶,也能勒断草茎。这黑玉真乃神通宝贝啊!天之兴奋异常。

天之回到家,找了跟结实细绳把宝玉串起来挂在项前,塞进衣服内。进厨房 时,天之掏出宝玉有口含住,屏住呼吸进去,果然娘亲祖母都没有看见他。得到 这般宝贝,天之有点坐立难安,兴奋不已。想到李皖跟洛儿去后山了,他打算去 看看李皖到底对洛儿有什么想法,一想到以前天之还没娶洛儿的时候李皖对洛儿 动手动脚的样子,天之就不舒服。

天之悄悄地进了后山林,走了不远发现了李皖和洛儿正往回走来,天之立马 躲在一棵树后面,含住玉佩,准备闭气。两人走来的时候,还说这话。

「表哥,你别贴着我。」洛儿语气听起来有点生气。

「你再不把手放开,我真生气了!」洛儿又说了句。

听到这,天之有点生气,他闭住气,探出头,正好看见李皖把一只手从洛儿 腰间抽走。

李皖说:「好洛儿,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喜欢你,我知道 你已经嫁给别人了,但是我还是特别想你。你不让我抱,那你让我拉着你的手好 么?」说着去拉洛儿的手,洛儿没有太大抵触。

洛儿有丝无奈,说:「表哥,我已经嫁给天之了,而且我爱他,你又何必放 不下呢,你迟早会找到你的另一半的,肯定不会比我差。」

「可是我也爱你,怎能说放下就放下,难道表妹你能控制自己不喜欢天之吗?」

这时,天之憋不下去了,赶紧躲好,大口呼吸着。

「我只是劝你一句,你要怎样我没办法,但是你不能像刚才一样摸我,简直 像流氓一样。」

天之听到这里心里升起些微怒气,果然这李皖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天之几乎 能想象出他那副下流样子。

「是洛儿你太美,我一下子被迷得忍不住了。」李皖带着谄媚的语气。

「嗤……厚脸皮~ 」

这时两人正从天之附近走过,天之闭气隐身,他心爱的美娇妻洛儿抿着嘴含 笑默默又带一丝不屑,李皖拉着洛儿的手,洛儿让他拉着又不想挨着他,那样子 旁人看起来真像一对打情骂俏的小眷侣,男子在哄姑娘开心。

看着两人的背影,天之真切不舒服,远远跟在后面。两人出树林的时候,洛 儿把手抽了回来。

晚饭时倒是比较热闹,大家有说有笑,祖母夸秦慕依漂亮,说能娶到两姐妹 的人都有福。虽然今天李皖让他很不高兴,天之还是非常兴奋,只是没让这兴奋 流露出来,他打算不把宝玉的事告诉洛儿了,至少暂时不会告诉。

大家快吃完的时候,秦罗敏说:「只有一间空房了,天儿你和表哥住那间空 房,洛儿到我房里住,让大姨住你原来那间房。」祖母这房子,楼上两间屋子和 一间小厅,小厅前面有阳台,坐在阳台喝茶看书是一种享受,小厅两边各一间屋 子,一间屋子是书房,一间是秦罗敏住的。下面是一个厅堂和四间屋子,本来放 杂物的屋子现在何光头住,一间祖母住,一间天之洛之住,还有一间原来给那丫 鬟住的,现在空出来了。

天之不太愿意跟李皖住,说:「我就不和表哥挤一起了,我在楼上书房铺上 凉席住一晚吧,也凉快。」

这时候李皖说:「不用这么麻烦,娘住那间屋子,我在书房铺凉席睡地上吧, 没事的。」

秦罗敏觉得这样怠慢了客人,祖母也觉得不妥,可是李皖也一再坚持,秦罗 敏就此罢了,天之倒是乐意之极。

饭后,何光头给老夫人端上药,然后把澡盆搬搬进秦慕依屋里,又准备打水 给她洗澡,正要去拎水桶,忽然他又生起一个念头,他回到自己屋里,迅速翻出 一个小瓶子,脸上微微泛起邪笑,这是他刚制好的药,打算今天试试。回来时正 好看见李皖在后院洗完出来,男子当然没那么多顾虑,平时夏天天之也是在后院 洗,何光头向李皖问好,同时把手里的小瓶子收起来,免得让他看见,李皖应一 声便走了,看他走后,何光头拿出小瓶子,闻了下,无色无味,他很满意,然后 往水桶里倒了一点点,用手搅匀。

打点好其他事情,何光头又等了会儿,确定所有人都要睡了,他悄悄来到秦 慕依的屋子门前,耳朵贴着门上,没什么声音,他想到床离门较远,离后窗户近。

他又悄悄从后门跑到屋后面,窗户关着,窗叶是用竹条编织的,可以透过缝 隙偷看,可是屋里没灯光,一片漆黑。何光头只好侧耳贴窗,细细听来,屋里有 很小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何光头很有耐性地听着,不久便听到了丝丝呼吸声,然 后又忽然什么声音都没了,不久之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又想起来了,何光头色心 跳动,想象着美色妇人用手指抽插这自己淫穴的画面。不久之后,何光头听见秦 慕依下床穿鞋的声音,然后听见她打开了门,何光头不知道她要干什么,迅速回 到后门,伏在那里看她要做什么,结果发现秦慕依上了楼梯,她要去楼上干嘛呢?

何光头用的那药是他调制的催情药,渗进皮肤里便能起效,让人欲火燃烧。

思索之间,秦慕依又停下来了,在楼梯上没了动静,之后又悄悄地下来了。

何光头不明白秦慕依要作甚,见她回房之后,他又贴在窗上偷听。这次比较 激烈了,听到了急促的喘息,再后来有微微水声,最后听见「哦……」的一声长 吟,之后便只有长而重的喘息声……

天之抱着洛儿,下体节奏缓慢地向上顶着。

「嗯……没有,他没干什么。」洛儿微喘,坐在天之怀里,双手环抱。

天之知道她会这么回答的,她不说出李皖对他动手动脚的事,这样最好,对 谁都好。

「那你以后离他远点。」

「嗯……」洛儿不知道是在回答天之还是只是呻吟。

「我不想让他骚扰你,看着他缠着你我就不舒服。」

洛儿又「嗯」了一声,又说:「现在告诉我,这玉佩哪来的,挺漂亮的。」

「那只猫留下的。」天之简单的说一句,既然洛儿问起来了,就告诉她吧, 但是不打算把宝玉的秘密告诉她。

「咦?真的?」洛儿意料之中的惊讶。

「我发现猫不见的时候,这玉就在那块布上,看来那只猫不简单呐。这玉也 挺漂亮的,我就带着。当时大姨他们在的时候,我没说,怕被笑话,洛儿你肯定 相信我吧。」

「这种事还真被我遇上了!有点不可思议啊!相公现在不会嘲笑我了吧?」

「不会了,我的洛儿这么聪明善良,行事必有原因,我什么都依你。」

「相公喜欢那玉就戴着。还有我的那些书你看看吧。」

「洛儿真好,我这就让你舒服。」

「啊……讨厌,流氓相公!」

第四章

次日早晨,吃过早点,秦慕依和李皖就回去了,虽然天之希望大姨能多留几 天,但是李皖还是早点走比较好。

秦罗敏坚持要送姐姐和外甥一段路,路上几个村里人见了忙问秦罗敏身边两 人是谁,秦罗敏回答,引来几句客套和赞美,夸姐妹都是美人。婆婆这田溪村的 人大多实在憨厚,对于他们的好话,秦罗敏已经习以为常了,秦慕依撑起笑脸, 点头回敬。婆婆跟别人拉家常闲聊时也经常夸自己儿媳妇,尤其是当着秦罗敏面 的时候让秦罗敏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婆婆能以自己为豪秦罗敏心里自然很欢喜。

告别姐姐和外甥,回来的路上,一位老阿婆向秦罗敏打招呼,随后又跟秦罗 敏聊起来,这位老阿婆很喜欢秦罗敏,总是说『我要是能有这样的儿媳妇得多好 啊』之类的话。

谈话中,秦罗敏得知老阿婆的老伴病了,打算明天叫儿子去请个郎中。秦罗 敏说她婆婆家有个新来的老仆懂医术,待会儿就叫他来看看,老阿婆喜悦,连忙 道谢,又问道那老仆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听说。秦罗敏知道村里人低头不见抬 头见,各家闲事大伙儿都爱说一说,便告诉老阿婆说是刚来来多久,老阿婆点头, 秦罗敏起身,应着老阿婆客套话回去了。

秦罗敏回来就把这事说了,婆婆听了直点头,说:「我跟何光头去看看吧, 罗敏你先歇着,我也多行点善事,好让下辈子还能有你做我儿媳妇。」说完就眯 着眼呵呵笑。

秦罗敏笑着应道,这时洛之跑来拉着秦罗敏胳膊,眨着眼睛说:「娘,那我 下辈子要做你亲女儿。」

一旁的天之听了,故作不满,说:「洛儿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应该说『我下 辈子也要继续做你儿媳妇』才对,不然我成什么了,我下辈子也要继续做娘的好 儿子呢,要是你成了娘的亲女儿,我还怎么娶你。」

祖母这时笑得更欢了,说:「好好好……下辈子我们还是一家人。」然后笑 呵呵地叫上何光头走了。

看着洛儿头依在娘的肩膀上,两个绝色大美人在一起,那真像两姐妹一样, 天之忍不住说:「我看你们下辈子还是做姐妹吧。」

「不要,洛儿就是要做娘的女儿,要不你下辈子做姨娘儿子算了,这样表哥 娶表妹也可以啊。」洛儿眼睛都闭上了,嘴角却挂满了笑意。

听到那句『表哥娶表妹』,天之真的有点不舒服了,也过去抱着娘,说: 「反正我下辈子还是要做娘的儿子。」天之贴着秦罗敏的另一侧,娘那丰满高耸 的乳房真大,虽然天之也不是第一次这样觉得,却还让天之不禁遐想,洛儿在同 龄人中乳房已经算是很大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长得像娘这么大。

「那好,这辈子我是捡来的,那下辈子天之你变成捡来的,然后我们……反 正这才公平。」洛儿故意无理取闹地说。

「好了好了,看你们两个,都成亲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什么捡来不 捡来的,下辈子的事谁说得清楚,别瞎计较了。」嘴上这么说,秦罗敏脸上却满 是笑容,看着自己养大的两个心肝宝贝这样玩闹,不亦是天伦之乐?

被两人抱了一会儿,秦罗敏说:「好了,快把娘闷死了。」

听娘这么一说,天之洛之这才放开。这时,天之看到洛儿忽然在娘耳边说了 句什么,娘居然隐隐面露羞色,眼神微微嗔了下洛儿,转身回房了,洛儿却脸上 带着一丝丝恶作剧的坏笑。天之好奇,便问洛儿:「洛儿,你对娘说了什么?」

洛儿睁大眼睛,说:「没什么啊,我跟娘亲说话相公也要全知道吗?」

「嗯?有什么话不能告诉相公的?快说!」天之更加想知道了。

「不告诉你!」洛儿调皮起来。

「你越不说,我越想知道。」

「你越想知道,我就越不想告诉你。」

天之也坏笑起来,搂住洛儿,在她胳肢窝和细腰上挠痒,把洛儿挠得大笑, 想挣扎又笑得使不出劲。

「说不说,说不说……」天之一边挠一边问,看着洛儿这样子实在好玩。

「啊哈哈……不说,不说,不要弄,再挠我也不说……」洛儿笑得停不下来。

「你不说我就继续。」天之哪肯放过她。

这时,秦罗敏又出来了,听两人一直重复的对话,也大概明白什么情况了, 故作镇定说:「刚才还说你们两个像小孩子一样,还真是没说错。」

「娘快救我!天儿欺负我,不行了……哈哈哈……」洛儿见了娘急忙求救。

秦罗敏看着洛儿那副笑得停不下来的样子也感觉好笑,说:「好了,天儿, 你别闹了。」

天之只好作罢,洛儿脸颊笑得通红,立马跑到秦罗敏后面,抓住秦罗敏胳膊。

天之无奈,那样子好像真的是娘和洛儿一伙的,自己倒成了坏人,说:「娘, 我们只是玩玩。」

「好了,天儿,你们已经是夫妻了,要像个夫妻的样子。」秦罗敏说完,又 走过去,摸着天之的头,说:「天儿,你也不小了,看,已经跟娘差不多高了。」

天之知道,对于女人来说,娘的身材算是高挑了。这时天之突然有了个主意, 便在娘耳边悄悄问道:「娘,洛儿刚才跟你说了些什么?」

秦罗敏又是脸红,低声说:「只是夸娘漂亮。」

天之听了,又看了看娘的样子,还是有点不信,反而更好奇了。

过了会儿,秦罗敏回房了,洛之问天之:「那刚才你又跟娘说了什么?」

天之就等着她这么问,故作神秘的说:「我也不告诉你。」

洛儿想了想,却不再问了。

可是两人一直都惦记着这事,因为天之洛之从小就两无嫌猜,洛之更是善解 人意,两人之间几乎无话不谈。

晚上,天之伏在洛儿身上,双眼注视着洛儿,洛儿羞得闭上眼睛,天之坏笑, 低头吻洛儿,然后在她耳边说:「洛儿,我要干你!」

「流氓,相公不要这么粗俗!」洛儿睁开眼睛嗔道。

「本来本来就是啊,不然我要怎么说?洛儿教教我。」天之调戏道。

洛儿用手捂脸,只留下一双大眼睛,不说话。

「怎么也得有个说法啊,干嘛不说。」天之继续调戏。

「别说这个了。」

「好,不说,我做!」说着,天之就抓住洛儿两条长腿的腿弯处,向上压去, 把那最私密的地方完全暴露出来,然后故意盯着看一会儿,还没出多少水。

「啊……不要看。」洛儿本来捂脸的双手放下来盖住私处。

「好洛儿,我是你相公,你的美丽难道我不能欣赏么?乖,让相公好好看看。」

「其他地方不看,那里有什么好看的。」虽然这么说,但是洛儿双手却慢慢 放开了对私处的遮蔽,重新捂住了脸。

顺着平坦的小腹看来,洛儿的阴阜上有一小撮细软的芳草,小肉穴干净粉嫩, 菊门也是干干净净,淡淡粉红。

「当然好看,而且还很好吃。」说完,天之就迅速向那粉嫩的花唇吻去。

「嗯啊……不要,脏啊……嗯……怎么能用嘴……」洛儿低呼一声。

天之嘴巴离开花穴,用手指拨开花唇,说:「怎么会脏?我的好洛儿国色天 香,这里一点也尔不脏,还很好吃。」

天之的舌头不停地在花唇上打着圈,弄得洛儿腰臀不停扭动,嘴里也发出细 若蚊蝇的呻吟。

「嗯……别弄了……嗯……相公……」

天之当做没听见,又舔了一会儿,洛儿花穴渐渐有点湿了,之后天之灵活的 舌头慢慢来到洛儿一手难握的椒乳上,含住一粒粉嫩的乳头,用力地吸吮。

吸了乳头一阵,天之吻上了洛儿的双唇,刚吻了不久,洛儿忽然别开头,说: 「脏……」

洛儿总是这样,天之有点哭笑不得,说:「一点儿也不脏,相公还觉得好吃 呢,没事的。」

洛儿羞笑,小声说:「真的吗……」

天之知道她很喜欢被自己这样夸,于是又把嘴贴上去,洛儿稍微闪躲,说: 「可是我想到那里就有点不舒服。」

天之还是吻上去,洛儿只好依他,只是眉头稍皱,唇舌僵硬,略微抗拒,天 之很不愿意强迫他人的意志,既然洛儿不太接受,暂且算了。

挑逗这么久了,天之也等不及了,下体硬得不行,便用力朝花穴顶了进去。

「嗯……轻点……」

天之先是温柔地抽插,待洛儿花穴汁液越来越多,便开始变快变重,洛儿的 呻吟声也越来越明显。

「洛儿快告诉我,今天跟娘悄悄地说了什么?」天之已经大力抽插了,直捣 得洛儿娇喘吟吟,羞赧不已。

「嗯……不能告诉你……啊……」

「还有什么不能告诉相公的,我要好好地惩罚你!」说着,天之便加大了力 度。

「嗯……我说……我说……啊,相公……轻点……」洛儿有点迷乱了。

「好,快说!」

「嗯……我说娘的……嗯……不,不说了……」

「怎么又不说完?那我可不饶你。」天之狠狠地顶了几下。

「啊……我说娘的胸大……嗯啊……」

「嗯?洛儿你真的是这么说的?」天之慢了下来,思忖难怪娘当时会脸红。

「嗯……」

「好呀,洛儿竟敢调戏娘亲,罪加一等,看我好好惩罚你。」天之又大力抽 插起来,次次全根插入,撞出一阵淫靡的肉响。

「啊……不敢了……相公轻点……嗯……啊……」洛儿双腿挣扎地往胸前缩, 十个小巧玲珑的脚趾紧紧弯曲。

「洛儿要不要胸也长得和娘一样大?」

「不要,已经嫌大了。」

「那你还取笑娘亲?洛儿不乖,在相公面前比跟娘还矜持,为夫不高兴了。」

「嗯……不……不要这么说我……啊……」

「那你为什么那样说娘,你不觉得胸大一点好吗?」

「不能太大,羞人……嗯……」

「那就是说还是大点比较好,对不对?」

「嗯……嗯……」

「洛儿的这么大,给相公好好玩一玩。」天之放慢下体的攻势,低头吸住一 个娇嫩的乳头,一只手将另一个乳房捏得奇形怪状,让洛儿娇吟不停。

洛儿的胸确实大,小姑娘有这么大的胸也难怪洛儿会害羞。

「那相公跟娘说了些什么?」洛儿缓了口气,问道。

「我就问娘你说了什么,娘说你夸她漂亮,哈哈,胸大当然漂亮,娘说得真 含蓄。」

「讨厌,背后这么说娘亲。」

「这么了?本来就是啊。」

「啊……」洛儿低吟一声,原来天之使劲捏了一下乳头。

接着,天之将洛儿身子摆成侧躺,两腿闭拢,天之挺着坚硬的肉棒朝洛儿已 经成熟的花穴插去,感受着娇妻花穴的紧致和柔软,温柔地挺动起来。

「嗯……相公……」

再后来越来越重,撞得臀肉阵阵涟漪,惹得天之戏看,时不时还捏一下洛儿 屁股细腻娇嫩的臀肉,又伸手去玩弄一下洛儿的双乳,好不快活。这个姿势两腿 闭着,不会太羞人,洛儿也挺愿意,只是两腿根部夹得太紧,让天之坚持不了多 久。

「洛儿,你好美,我好喜欢。」

「我也爱相公……嗯……」

不多时,天之再也把持不住了,精关大开,万千子孙全射了出去。天之大口 喘气,躺了下来,他感觉自己还有力气,想再来一次,可是想硬起来却不容易, 试试让洛儿帮忙吧。

「好洛儿,再帮相公弄一下,好么?」

洛儿还是侧躺着,面向着天之,脸上一片红晕,微微喘着气,说:「不是已 经完事了吗?」虽然这么说,洛儿还是用手开始套弄起来,但是眼睛却不看天之 射过之后颓废萎靡的肉棒。

这不是第一次这样要求洛儿帮自己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聪明的洛儿手法 好像怎么也没长进,现在要她用口更是不要想了,天之说:「好洛儿,手灵活点 啊,好让相公再硬起来。」

「然后又来欺负洛儿是不是?」

「好洛儿,乖,我是要让你舒服啊。」

洛儿撸动了一会儿,手法还是比较僵硬,天之完全没什么感觉,又请求地说: 「好洛儿,温柔点,别那么僵硬。」

洛儿看了眼天之,好像顿悟了一样,手法明显好了起来。

天之有感觉了,说:「好洛儿,真聪明,就是这样。」天之又抓住眼前的一 对耀眼的大白兔玩弄起来。很快,天之又硬起来了。

虽然刚才的姿势很不错,只是腿根夹得太紧,这下一定要把洛儿弄上高潮, 天之仍然让洛儿侧着身子,但是将一条腿抱起来架在自己脖子上。洛却不依了, 说:「别,还是刚才那样吧。」

天之说:「好洛儿,试试吧。」

「那就我躺着吧,你在上面,我喜欢那样。」

天之无奈,洛儿总是只用传统的体位,不过反正等不及了,天之也不想那么 多了,把洛儿压在身下,挺身顶去,全根插入,已经射过一次的天之感觉没那么 敏感了,肆无忌惮的抽插起来。

本来就没到高潮的洛儿格外敏感,花穴仍旧湿软润滑,被天之弄得呻吟不止, 桃腮绯红,伸手要去抱天之。虽然伏低身子不好动作,但是天之怎舍得洛儿失望, 便压下身子让洛儿紧紧抱着。

渐渐地,洛儿呻吟声越来越高,天之知道她要到了,加把劲挺动,洛儿死死 抱住天之,最后花穴深处紧紧收缩,一股汁液泄了出来,天之的肉棒插在里面感 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呼吸越来越沉重,再也把持不住,也射了。

天之翻下身子,躺在旁边爱抚着洛儿,问:「洛儿,舒服吗?」

洛儿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两人安静睡去。


夹杂在图片中间的网址、或图片上水印网址未认证,请不要访问以免中毒遭受损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