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人格视频 色人格在线视频 色人格免费视频[Se565.Com]
色人格视频永久域名:www.se565.com

绝死蛇鼠奸淫生葬【完】(作者:不详)

发布:2016-10-02 来源:色人格在线视频





绝死蛇鼠奸淫生葬

  黑色的背景突然被击破,然后两行金色的大字突显出来。

  绝死逃脱大挑战。

  随着这两行字的出现,热烈的音乐也响了起来。这正是暗黑放送局收视率最高的节目?绝死逃脱大挑战的片头。从胡迪尼开始的逃脱大师演出的片段一幕幕闪过。这就是这个节目的主题,挑战死亡的美女逃脱专家。在音乐的最后,所出现的就是今次节目的标题。

[email protected]

  片头结束以后,出现在镜头里的人却并不是大家都熟悉的那位主持人。一个妖艳的美女穿着火辣辣的皮装正踱步在舞台之上,黑色的长发被挽成了夸张的发髻上面插满了各种鲜艳的发钗,而她那身就像比基尼一样只够遮住三点的皮装也为了配合着艺伎一样的发髻而描绘上了金色的花纹,脚上套着一双有着纤细鞋跟的马靴。而最显眼的,还是被这个美女握在手里的一根皮鞭,当她用力甩动鞭子的时候,鞭梢会发出响亮的声音,让现场的观众都不由感到身体一阵发麻。

  当这个美女走到舞台正中的时候,她再一次猛地用力抽动鞭子,然后一抬手,被摔动的鞭子就划出漂亮的波纹,然后鞭梢就弹向了美女自己。她一伸手就紧紧就鞭梢那端也抓在了手里,这时,她拉直了鞭子,然后慢慢抬到了自己艳丽的紫色嘴唇边,伸出娇嫩的舌头舔过乌黑的皮鞭,带着艳冶的笑容睥睨着扫视过现场的每一个观众。

  这个美女,如果是观看着绝死逃脱大挑战过去节目的观众多半就已经认出来了。她就是曾经参加过这个节目,不仅赢得了大笔奖金,还获得了六本木一间SM俱乐部经营权的异色魔术师?みろや小姐。

  只见みろや轻轻转动几圈手臂把鞭子都缠到了自己的手上,然后向着观众们深深地一鞠躬,用她那充满诱惑力的声音说道:「欢迎各位收看本周的节目。」说完这话的时候,她已经重新站直了身子,「本周的节目,是由我为各位主持的,希望不会让大家失望哦!」 みろや这样说着对着镜头的方向抛了一个媚眼。

  这一下现场的观众立刻是热烈的回应起来,甚至有人喊起「万岁「来了。毕竟,过去那个主持人虽然也算风趣幽默,不过到底是个男人,怎么比得上みろや小姐这样性感妖艳的大美女嘛。所以,在听到今天的节目是由这个美女主持的时候,观众们当然是兴奋不已的啦。至于原本主持这个节目的主持人,因为某些小小的意外事故,目前还在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过着把自己的右手当情人的凄惨生活,毕竟,在之前的节目里,他的腿被搞断掉了嘛。

  「那么,现在就请今天的挑战者登上舞台吧!」 みろや说完这话就举起了手臂,这个时候集中在舞台上的聚光灯全部向上抬起,而从舞台上一个拷问用的猫笼在灯光的照射下,慢慢地被垂了下来,而在这个内侧镶满尖刺只够一人站立的笼子里,一个脖子上套着金属项圈的女人就站在这个笼子里,她的身上不着片缕,双手还被黑色的镣铐铐在身后。当笼子垂下时,这个女人站在里面扭动着身体,那在聚光灯下因为汗水而发射出夺目光彩的娇躯时不时的碰触到笼子里的尖刺上,夹杂了痛苦和舒畅的淫乱叫声不断成女人的嘴巴里发出来。

  终于笼子落在了舞台上,然后向左右两边开启。而一直被关在笼子里的本周挑战者也走了出来。这是位有着天然卷发的美女,长长的卷发蓬松地垂到她的肩上,圆圆的眼睛里充满了妖艳的欲望,脸颊已经变得通红了,不停传出湿热呼吸的嘴唇微微张开,似乎还在呻吟着一样。她的身高并不算矮,就算站在みろや这样长身美人的身边也依然不会逊色,而她圆润的乳房虽然比不上みろや那样的丰满,但也有着相当的分量,因为她的双手被铐在身后的关系,她的胸部高高地挺起来,那高耸的乳房上两颗穿上了银色乳环的鲜红乳头也同样向上翘起。而在她小腹上微微凹陷的椭圆肚脐,也悬挂着一个坠着红宝石的脐环,随着美女的身体而摇晃着,相当性感迷人。而在小腹下面,并没有茂密的草丛,显然是已经全部剃掉了,观众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美女那两瓣阴唇,晶莹的爱液早就已经泛滥了,不只是从花瓣中央滴落下来,还顺着美女那双结实的大腿向下滑落,闪亮亮地看上去就像是失禁了一样。

  而当这个美女走出笼子以后,みろや立刻挥舞起手里的鞭子,将鞭子绕到了眼前这个美女的脖子上,将她一把就拉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みろや的手就直接抓在了这个美女丰满的乳房上用力的抓揉起来。

  「啊…… 啊…… !」 美女发出了淫乱的呻吟声,双腿立刻就合拢起来,但这样一来双手别铐在身后的她就失去了平衡,然后就软倒在了みろや的身上,「啊…… 主人…… !好舒……好舒服啊…… !」 在她这样呻吟的时候,美女的眼睛都已经闭了起来,殷红的嘴唇颤抖着在不停呻吟的时候,唾液也不停地从嘴里滴出来,变成透明的银线。

  「各位,这就是本周的挑战者,爱好研究拘束和逃脱术的琉璃洲纪子(るりず のりず)小姐。」 抱着身体已经因为发情而变得软绵绵的琉璃洲,みろや用手拉紧了绕在琉璃洲脖子上的鞭子,然后慢慢地旋转起自己的手臂,这样一来绕住琉璃洲纤细脖颈的鞭子自然是越缠越紧,渐渐地都已经勒进了脖子的肌肤,让青色的血管都突了起来。

  窒息的感觉让琉璃洲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被铐在身后的双手都用气的蜷起了指头就像是要抓住什么东西的样子,而她那双湿淋淋的美腿此时已经无法站直了,虽然膝盖弯曲了,可脚趾却踮在了舞台的地板上,高高的抬起了脚跟,看上去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但就是在这样强烈的窒息感中,琉璃洲大腿内侧却依然在痉挛着,这正是兴奋的信号。事实上,就算不注意这种细节的地方,只要看看琉璃洲那已经开始翻白眼的面孔也能理解到她现在兴奋的状态,因为她的嘴唇可是毫无疑问的是在笑呢!

  就在琉璃洲要失去意识的时候,みろや终于松开了勒住琉璃洲脖子的鞭子,然后带着嗜虐狂的满足笑容向着观众继续介绍自己怀里的这个美女:「琉璃洲小姐是我所经营的俱乐部的常客,当然她也是一个重口味的被虐狂。强烈的窒息感,严密的拘束感,拷问的痛苦感,凌辱的羞耻感都是她的最爱,我相信今天的挑战一定可以完全满足她的癖好!」 在说完这话以后,みろや将双手一松然后向前一用力就将琉璃洲纪子推倒在了地上。还沉溺在刚才窒息带来的快感中的琉璃洲这时才算回过神来,睁大了自己圆圆的眼睛看着みろや,然后用力的扭动起身体,让自己变成跪倒在地上的姿势,将头靠近包裹住みろや小腿的皮革马靴。

  「主……主人!请,请继续蹂躏我吧!求求您…… 女王陛下!」 美女的哀求声通过挂在她耳上的麦克风很清晰的传了出来,而在现场大屏幕上,现场观众都清楚地看到此时琉璃洲脸上那渴望着快感的表情,眼波闪动的美眸,颤抖的红色双唇,还有从嘴唇里探出来,向着みろや的靴子靠过去的娇嫩舌头。而一束聚光灯投射下来,集中在了琉璃洲那高高翘起来的屁股上,那圆滚滚的屁股就像是一颗熟透的大桃子一样,已经溢出汁液,而不只是那从淫屄里泛滥出来的爱液,就连她原本紧闭着的菊屄此时也微微颤抖着,好像在呼吸一样的轻微蠕动起来。

  现场的观众看到这样淫荡的美女,都不免吞一口唾沫,感觉到自己的下面也开始起了点变化。男性观众觉得自己的裤子变得越来越紧,而女性观众则感觉到自己的小裤裤似乎开始湿润起来,有些人已经趁着正式挑战还没有开始,而离开座位前去洗手间先解决一下下了。

  不过,此时跪在舞台上的琉璃洲可没有那种闲暇,被从笼子里放下来开始,她的身体就一直都是这样完全发情的状态,那种在众目睽睽之下全身赤裸的羞耻感,被剥夺双手自由的拘束感,还像母狗一样趴在みろや面前,这一切都充分地刺激到了琉璃洲大脑中的快感中枢,让她两腿间的小屄里那种空虚感变得越来越强烈,可惜,因为双手是被铐在身后的关系,她甚至都没有办法用手去发泄一下自己几乎燃烧起来的性欲,而在跪到地上以后,就连原本可以摩擦一下大腿来缓解缓解这股性欲,她也做不到了。

  看到趴在自己面前的琉璃洲,みろや抬起了腿直接把靴子踩在了琉璃洲的头上,然后她就将鞭子垂到了琉璃洲的脸颊旁边,黑色的皮鞭摩擦着琉璃洲艳红的脸颊,夹杂着轻笑的声音从みろや的嘴里说了出来:「呀,你想要被我蹂躏吗?小母狗。」 这样说的时候,她的靴底还在用力旋转着,让琉璃洲的脸完全都贴在了地板上,「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乖乖将我的靴底舔干净吧!」 说完这话,みろや就将靴子那像针一样又细又长的鞋跟抵在了地板上,翘起了靴底对着美女,这样做的时候,她还不忘摇晃着靴子敲了几下琉璃洲的额头。

  其实,不用みろや命令,琉璃洲早就已经伸出舌头了,这个时候自然是灵巧的将自己的舌头舔到了みろや的鞋底上,就像是炎热夏天的狗一样,伸出舌头拼命舔了起来。而在这样舔着みろや靴底的时候,琉璃洲的屁股也还在摇动着,从肉屄里流出的淫水都被她摇晃的屁股甩向了身体的两边。

  而みろや小姐这个时候却高高举起了鞭子对着观众们大声的问道:「那么,各位尊敬的客人。到底要不要让这条小母狗得到满足呢?各位,请你们来选择好了,到底要不要用粗大的棒子填满这条小母狗淫荡的肉壶呢?」 在这样发问以后,みろや就把手放到了耳边摆出一副倾听的姿势。

  而这个时候,那些没有借故到洗手间去发泄一下的观众们都高高的挥舞起了手臂。

  「操死那条母狗!」「不要搞她!」「给她泄啊!」「不许她高潮!」 各种喊声都混杂在了一起,看得出观众们的意见也还没有统一啊。不过,这些观众都在声嘶力竭的喊叫着,情绪完全被释放了出来。

  「呀,真是的,你们的意见根本不统一嘛!」 看着那些狂热的观众,みろや小姐脸上露出了轻蔑的冷笑,然后猛地一抽手中的鞭子,随着鞭子发出响亮的声音,一道血红的伤痕就出现在了琉璃洲裸露的肩膀上,「算了,小母狗。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允许你用自己的爪子来解决好了。」 这样说着,みろや轻巧的一提手腕,刚才才抽打到琉璃洲身上的鞭子再次发出响声,听到鞭子声音的时候,琉璃洲的身体明显抽动了一下,不过这一次,鞭子并没有打到她的身上,而是灵活地缠绕到了铐住她手腕的手铐中间,接着みろや再次用力的一抽鞭子,长长的皮鞭立刻被她高高的扬了起来,而原本应该是铐住琉璃洲手腕的手铐也神奇地被鞭子缠绕着从美女的手腕上解脱了出来。

  在感觉到自己双手得到自由的瞬间,琉璃洲就已经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来,连忙就把手伸到了自己的胯下,大拇指直接抵在了自己已经充血的阴蒂上,食指和尾指熟练地撑开自己那两瓣肉唇,而中指和无名指已经插进了湿润的肉屄里面,开始不停地抠弄起来。而她的另一只手则抓住了自己的乳房,一边揉捏着自己的乳肉,一边还用手指拨动着自己挂着乳环的乳头。

  みろや的靴底依然在摩擦着琉璃洲的脸颊,看到自己脚下这个拼命自慰,一副恨不得将自己的小屄都给拉扯出来的架势的淫乱美人,みろや小姐残忍的抬起了脚来,然后用力踹在了琉璃洲的肩膀上。

  「这可不行啊,小母狗,你只让自己觉得舒服可不行。现在,就让大家看看,看看你淫乱的肉壶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快点!把腿分开!」 在听到みろや的命令以后,琉璃洲小姐立刻听话的坐在舞台上,把双腿用力的张开到最大,湿润鲜活小屄就像是蚌肉一样被展露了出来,淫荡的粘稠爱液就像糖浆一样缠绕到了琉璃洲的手指上。

  接着みろや用力拉扯了一下被抓在手里的鞭子,鞭子发出了响亮的声音。在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舞台后方几个头戴黑色头套的工作人员走上了舞台。虽然之前的节目发生的小小意外,让工作人员出现了伤亡,不过就事实而言,这种要色不要命的肌肉白痴在这个世界上是绝对不会少的啦。这些露出全身强壮肌肉的头套男走到了坐在舞台上努力自慰的琉璃洲身边,突然就抓住了美女魔术师的手臂,将她拉了起来。

  本来揉捏着乳房用手指抽插小屄的动作被打断了,琉璃洲本来就已经热到几乎要爆发出来的小屄里仿佛都要燃烧起来一样了。她本能的挣扎起来,淫乱的扭动着自己纤细柔软的腰身,修长而健美的双腿交叠摩擦着,湿漉漉的汗水混着爱液顺着她的双腿流下来,而因为急促呼吸而起伏的乳房上,两颗娇艳的乳头更是颤抖个不停。

  「好了,好了。小母狗,很快就会让你爽了。」 看着琉璃洲那淫乱的表情,みろや拍了拍手走到了她的身边,笑眯眯地说道。而她的话音还没有落下,那些头套男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那几个头套男拉着琉璃洲的手腕和脚踝直接就将她从地上抬了起来,好像就要把她的身体扯裂一样,让琉璃洲的身体四肢被伸展到最大的限度。而みろや小姐这个时候,已经扔掉了一直被握在手里耍弄着的鞭子,走到了琉璃洲的面前,面对着她那开翕着的鲜红肉唇,一抹残忍的笑容出现在了みろや的脸上。

  旁边有个工作人员把一个装着各种冷酷道具的盘子举到了みろや的手边。女王装扮的主持小姐从盘子上拿起了一瓶药膏,再把那些绿油油的半透明油状药物从瓶子里倒在手上以后,みろや又将自己变得粘稠的手掌贴在了琉璃洲的小屄上。

  「呀啊!」 当冰凉的药膏碰到炽热的小屄时,琉璃洲发出了一声惊呼,全身的肌肉都不由自主的绷紧了起来。但是,这样的紧张随即就缓解了,伴随着みろや手掌轻柔的揉动,琉璃洲的喘息也渐渐变得平缓起来,只是,那淫荡的调子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哈哈哈,淫荡的小母狗,要再深入一点了。」 みろや这样嘀咕着,把自己的手指合拢在了一起慢慢钻进了琉璃洲的小屄里面,然后旋转着将自己的手腕更深更深的向着琉璃洲的身体里深入进去。

  窄而紧的肉屄里面,就算经过了爱液和药膏的滋润,那层层叠叠的鲜嫩肉壁依然紧紧包裹着みろや的手指,带着粘稠滑腻的感觉完全缠绕在她的手指上。みろや的手已经将琉璃洲的小屄给塞得满满地了,就算只是女人的手臂也比多数男人的鸡巴要粗壮得多了。这样的刺激让琉璃洲的身体渐渐颤抖起来,刚才空虚到极点的肉屄被填满的充实感让琉璃洲因为发情而变热的身体冷了下来,快感变得越来越强烈。

  「啊…… 啊…… !好大……主人……里面…… 啊!再里面啊…… !再里面一点啊…… !」 琉璃洲小屄内部明显已经在蠕动了,就像是要将みろや的手臂完全吞进去一样。而这个时候,みろや的手臂已经有一半进到琉璃洲的身体里了,在合拢的手指钻过宫颈口的瞬间,みろや刻意将手指张开了。

  「啊……啊!」 这一瞬间的刺激让琉璃洲发出了惨叫声,但是那声音听上去却并不痛苦,倒是满足的爽快感更多一些的样子,「裂开……啊!死了……要死掉了啦!啊…… !啊!」 这样喊叫之中,甚至还夹杂了身体的空虚被填满的淫乱呻吟呢!

  「哼哼。」 みろや轻笑几声,然后弹了个响指,站在旁边的助手立刻将另外一种药膏倒在了みろや摊开的手掌上,「现在,要来点更刺激的,你准备好了吗?小母狗。」 在说完这话的时候,みろや就直接将另一支已经被吐满了药膏的手指合拢起来然后对准琉璃洲已经被自己塞进一只手臂的小屄挤了过去。

  就在みろや的手指将琉璃洲那紧紧包裹着自己手臂的小屄口撑开的时候,现场的观众都兴奋地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因为眼前みろや显然是打算把自己的双手都给塞进琉璃洲纪子的小屄里面呢!

  果然,みろや没有让观众们失望。她带着恶意的笑容努力地把手指继续向着琉璃洲本来就已经被塞满的小屄里硬塞进去。那身体被撕扯开一样的痛苦从小屄一直传到了琉璃洲的大脑里,美女张开嘴发出了嘶哑的呻吟,身体猛烈地挣扎了起来。

  可是,抓住琉璃洲手脚的头套男可不是单纯的摆设,就在琉璃洲努力扭动四肢的时候,他们只是紧紧握着美女的四肢,用力拉扯着,就像要把她分尸一样的把手脚向着不同的方向扯开,这样的力量让琉璃洲的挣扎只能变成徒劳。而就在琉璃洲的小腹上,随着みろや另一只手的深入,琉璃洲的小肚子已经渐渐隆了起来,顺着みろや手臂流下来的爱液也变成了红色,这个时候琉璃洲的小屄口都已经被扯裂开了。

  而紧接着,一股热流从琉璃洲的身体里涌了出来,顺着みろや的手臂流个不停。冲散了红色血液的淫水现在就像破堤的洪水一样,其中还混进了尿液呢。此时,琉璃洲的身体已经完全痉挛了起来,就像被放在电椅上拷问一样,全身的肌肉都剧烈地抽搐着。可她那瞪地大大的眼睛里,却并没有痛苦和绝望,琉璃洲那痴迷张开,连舌头都伸出来的嘴巴所露出来的,是无意识的笑容呢!

  撕裂身体的痛苦让琉璃洲身体里每一个嗜虐的细胞都兴奋了起来。然后,高潮的快感就吞没了琉璃洲的意识。就如字面意义一样,在达到高潮的瞬间,她就已经爽地失去了意识。

  不过みろや并没有丝毫怜悯心,继续将手臂向着琉璃洲的子宫深入过去,一直将手指伸进了琉璃洲那温暖的身体深处。然后,才将手指上那些粘稠的药膏涂抹在了琉璃洲的子宫里面。就在みろや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失去意识的琉璃洲已经连喊叫声都无法发出来,甚至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样,她的身体只有本能的抽搐痉挛反应而已了,但那如同屋檐滴落的雨水一样淅淅沥沥流出小屄的淫水,却让所有人都能想象得到,此时充斥在琉璃洲大脑里,只有兴奋的快感而已。

  当将手里的药膏都涂抹在了琉璃洲的身体里以后,みろや将手从琉璃洲的身体里抽了出来,然后接过身边工作人员递上的毛巾把自己湿漉漉的手给擦干净了。」 啊,很好,至少第一步完成了,那些药膏会你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哦!小母狗啊。」 みろや这样说的时候,居然从盘子上提起了几个连接着鱼线的鱼钩。

  这个时候,大概因为是被虐狂,已经习惯了那种虐待的关系,刚才已经失神的琉璃洲居然已经慢慢睁开了眼睛。不过,当みろや把鱼钩穿过琉璃洲那已经裂来流出鲜血的小屄口的时候,她那刚刚才睁开的眼睛立刻就瞪到了最大「呼啊…… !」 倒吸一口冷气以后,琉璃洲从喉咙里发出了呻吟的声音来。

  四五个鱼钩扯开了琉璃洲的小屄口,然后用鱼线固定住,反复缠绕在琉璃洲大腿根部的鱼线让那些鱼钩残忍的扯住了琉璃洲的小阴唇,就算想要用手将这些鱼钩解下来,也要费上相当的功夫。而紧接着,一个扩张器就被みろや小姐插进了琉璃洲的小屄,然后被调整到了最大的限度。这个时候,刚才才被みろや用双手扩张过一次的湿润蜜屄就只能一直保持着扩张开的状态了,虽然比不上刚才那完全被扯裂开的凄惨状态,但是现在要想塞进一个拳头进去,也是很容易的事情呢!通过摄像机的特写镜头,观众们甚至可以从琉璃洲那张开的小屄一直看到她的子宫呢!

  「啊……啊……」 这个时候,琉璃洲虽然还能保持清醒,但也只能虚弱的呻吟了。刚才在剧痛下强烈的挣扎已经消耗了她太多的体力,可是,在琉璃洲的脸上却依然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时不时向上翻起的眼球,还有伸出舌尖滴落唾液的嘴唇,起伏不已的胸部,还有那颤抖着的身体,这一切都证明在那强烈的痛楚之中,琉璃洲也感觉到了同样强烈的快感呢!只不过比较起刚才被みろや用双手撑开自己肉屄的刺激来说,现在还远远没有达到能让琉璃洲陷入高潮的程度啊。

  「现在,就是要处理另外一个小屄了哦!」 可是,在刚刚擦干手以后,みろや就重新拿起了注射器,里面装着的同样是粘稠的药物,而在注射器前面装着的并不是一般的针头,而是一根有半米来长的橡胶软管,当みろや稍微推动针筒的时候,药物就从软管的一边冒了出来。这个时候,她才将这条软管对着琉璃洲的菊花蕾给塞了进去。

  虽然这条软管也不算短,但是和刚才把两手都给塞进肉屄里面的痛苦比较起来,这条软管所带来的瘙痒感根本无法带来任何的不适嘛。很快,整条管子就都已经塞进了琉璃洲的身体里面,这个时候,みろや才将针管里的药物给灌进琉璃洲的后庭里。这一管药物也不算很多,就普通的灌肠调教而已,根本就只是玩笑一样的程度嘛,甚至连没有被调教过的人也可以忍受下来。

  不过,在将针管和软管分离开以后,みろや又将另一个装满药物的针管接到了软管上面。这样的话就不需要重新将软管塞进琉璃洲的身体了。于是,很快的,又一针筒的药物被灌进了琉璃洲纪子的身体里面,然后又是一针筒的药物,再一针筒的药物……反复了六次,一直到琉璃洲的肚子完全突起来的时候,みろや才将那根软管从纪子的身体里给抽出来。

  就在那条软管被抽出身体的瞬间,琉璃洲完全忍耐不住了,发出了一声娇柔的呻吟,大腿的肌肉一紧,接着就从自己的菊屄里将那些填满了自己肠道的药物给喷了出来。不过,みろや显然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形,所以已经站在了一旁,完全没有被那些东西喷到自己的身上,而那股粘稠的水流就划出一道抛物线直接喷在了舞台上面。

  「哼,还真是条肮脏的母狗啊。」 みろや故意捏着鼻子说着,可是听到这话的时候,琉璃洲脸上所浮现出的却是轻松的神情,毕竟刚才那一下她可是释放出了相当大的负担呢!和现在依然火热的小屄比较起来,琉璃洲感觉自己的后庭似乎蠕动起来了,然后有一种奇妙的舒服的感觉。

  不过,这种舒服的感觉可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みろや已经将另外一个扩张器插进了她的菊屄里面,就像是对待琉璃洲小屄时一样,将她原本紧紧合拢的菊屄完全扩张到了可以放进一个成年男人拳头的程度,鲜红的肉屄开启着,观众都能清楚的看到里面肠道的蠕动了。这个时候,琉璃洲的身体下面就出现了两个鲜红的洞口了。

  而在做完这样的事情以后,みろや就退到了一边,然后拍了拍手。那几个抓着琉璃洲四肢的头套男立刻就改变了位置,原本他们只是单纯地拉扯着琉璃洲的身体,让她无法动弹而已。但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配合走上舞台担任捆绑工作的绳师来捆绑这个大美女了。虽然みろや自己对于捆绑也很有兴趣,不过她对于捆绑他人的技术并不是那么擅长,这个……总不能要求女王亲手捆绑奴隶吧?所以,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更专业的人来处理比较好。

  琉璃洲的双腿被抬了起来,然后用绳索固定成了M字开脚的姿势。这样一来,她要想合拢双腿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反复缠绕的绳索将琉璃洲的大小腿给紧紧并在一起捆起来,而一条绳索更是穿过了她弯曲的膝盖,然后缠绕住琉璃洲的脖子再拉扯到她另外一条腿的膝盖上,将她的双腿和脖子连接在了一起。如果琉璃洲的双腿稍微挣扎的话,就会将绳索拉扯起来,将她的脖子紧紧勒住。虽然这次用的绳索并不是混进了钢丝之类的特殊绳索,但是通过编织99情迷社 成人贴图 小说 视频 更多精彩来制造的麻绳表面绝对不是光滑的,如果被收拢的话,想要轻易弄松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一旦琉璃洲的脖子被勒住的话,她就只能被慢慢的勒死了。

  事实上,就算琉璃洲自己没有任何的挣扎,这条缠住她脖子捆绑住她双腿的绳索就已经被收紧到了相当的程度,在绳索下,琉璃洲光滑皮肤下面的青色血管都清晰可见,仿佛一用力就会被这条冷酷的绳索给勒断一样的纤细血管。

  至于琉璃洲的双手,则是被并拢在一起捆绑到了她的身后。绳索一圈又一圈的勒上了她的手腕手臂,让她难以动弹。而长长的绳索在捆住了琉璃洲的双手以后,依然还有很长的一部分,绳师就把这些绳索缠到了琉璃洲的胸前,交叉着将她那对乳房从根部给紧紧地勒了起来。那对漂亮的乳房立刻就变成了两个发红的圆球,挂着乳环的两个乳头就像快要从那对圆滚滚的乳房上喷射出去一样翘了起来。而最后,这勒住了琉璃洲乳房的绳索也被缠绕到了她的大腿上,和捆绑住她双腿的绳索缠绕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顺从地任人捆绑的琉璃洲就真是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程度了。身体任何动作都会让自己变得更加痛苦,窒息,压迫,紧缚所带来的强烈刺激让她的大脑几乎都要无法思考了一样。身为被虐狂的本能已经被这种刺激所影响到了,强烈的快感让她身体下那两个已经被扩张开的肉屄深处产生了无法抑制的冲动,晶莹的液体就从她的小屄那里流了出来,然后一直滴到了舞台的地板上面。

  「呀,淫荡的母狗,现在感觉还不错吧?」 而みろや走到了琉璃洲的身边这样问道。不过,就算琉璃洲不说话,从她那副淫荡的欢愉表情上也看得出她的心情啦,微微眯起的眼睛,颤抖着的睫毛,还有随着喘息而翕动的鼻翼,从发出轻微呻吟的嘴巴里流出的唾液,还有那无意识的淫乱笑容,这一切都证明了琉璃洲已经陶醉在了被蹂躏的快感之中。

  看到这样的琉璃洲纪子,みろや撇了撇嘴,接过了身边的工作人员送过来的眼罩。这个东西马上就夺去了琉璃洲的视力。然后,一副金属的开口器被塞进了琉璃洲的嘴巴里,让她的嘴巴保持着张开的样子。

  而舞台后面,另外几个穿着正常的工作人员……和头套男相比这类人这些人就是所谓的后勤了吧?这些家伙送上了一个玻璃棺材。在棺材里用铆钉固定住了几个圆环,有铁链从这些圆环里穿过。而头套男就抬着已经几乎是无法动弹的琉璃洲,将她放进了棺材里面,然后再用那些铁链将她的身体又捆绑了一次,不过这一次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将琉璃洲固定在棺材里面而已,所以在捆绑技巧上就很简单了,只不过是用铁链缠绕住琉璃洲的身体,最后再用挂锁将铁链锁住而已。

  「嗯,很好。现在,我就来说明一下今天琉璃洲将要面临的挑战好了。」

  看到工作人员在忙碌,みろや转向了观众然后带着轻松的笑容说道,「嗯,不过电视观众的话多半已经猜到了吧?啊,刚才涂抹在琉璃洲小屄和后庭里的药物,其实是雌鼠发情期的分泌物,在经过了提纯以后,那些药物已经足够让任何一只雄鼠失去理智了……当然,老鼠本来就没有理智嘛!它们会疯狂的钻进琉璃洲身上那两个淫荡的肉屄里面。」 在みろや说明到这里的时候,现场观众都雀跃起来,毕竟这是这个节目第一次使用活生生的动物当道具呢!比较起精密的机关设计而言,这些动物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是更大的,足以刺激到现场观众的神经了。

  可是,みろや却将手虚按一下让现场观众安静下来,她带着笑容继续说道:「当然,老鼠稍微危险了一点,如果太多老鼠钻到琉璃洲小姐的肚子里的话,可真是太危险了嘛。所以,我们也准备了老鼠的天敌,蛇!也会有相当数量的蛇被放进这个棺材,不过在捕食老鼠的时候,它们会不会钻进什么洞屄里面,就不是那么容易预料的事情了。」 就在みろや说完这话的时候,在她身后的棺材里,头套男已经完成了对琉璃洲小姐的捆绑。而另外一些工作人员已经将装着蛇和老鼠的几个大口袋拿上了舞台。接着,就在现场观众一片惊讶的呼声中,将大量的老鼠和蛇全部倒进了透明的棺材里面。

  「呜…… !」 当那些毛茸茸的老鼠和满身冰冷鳞片的蛇堆满身体的时候,琉璃洲那被迫张开的嘴巴里也发出了呜咽的声音来。但是她甚至连扭动身体都做不到,全身都已经被捆绑住的她,只能任由那些动物爬满了自己的身体,尖利的爪子和粗糙的蛇腹摩擦着她本来就已经相当敏感的身体,在恐惧和厌恶之外,甚至产生了一种电击一样的麻痒感。

  这个时候,工作人员已经用盖子将棺材给封了起来,几个挂锁将棺材的盖子牢牢固定住了。みろや走到棺材旁边,看着躺在里面无法动弹只能任由那些非人的生物蹂躏自己身体的美丽魔术师。

  「当然,这次的挑战也是有时间限制的。这具棺材现在就会使用石膏完全封闭起来。没有丝毫可以透进空气的地方。然后……」 随着みろや说话的声音,另外几个工作人员推进了一个有机塑料的箱子,透过透明的箱子观众清楚的看到工作人员在往里面倾倒着水泥,「在直播的最后,这个棺材将被放进这个箱子里面。到那个时候,如果琉璃洲还没有顺利逃脱出来的话,等待她的,就是被水泥生葬活埋的结局了。」 听到这残忍的失败处罚,观众们都热情的欢呼起来,用力的拍着手。毕竟这才是「绝死逃脱大挑战「这个节目的特色嘛。在这热烈的气氛里,みろや竖起了手指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好了,现在就让我们等待见证琉璃洲小姐的结局吧!」

  舞台上安静了下来,几束摇晃的灯光最后集中在了那具正在被头套男一层层涂上石膏的透明棺材上。虽然棺材已经有些地方变成了白色,但还是看得到被关在其中的美女,她一动不动的躺着,而已经有老鼠对着她那被扩张开的肉屄开始了前进了。

  然后赞助商的字幕开始滚动,渲染紧张气氛的音乐也随之响了起来。

  而在棺材之中,琉璃洲可听不见什么音乐的声音,在她的耳朵边,只有老鼠和蛇发出的声音,摩擦着她的身体,贴着她赤裸的肌肤。不只是毛茸茸的感觉,还有被鳞片刮削着身体的感觉,这些感觉混杂在了一起,就像有无数双手在抚摸着自己的身体。琉璃洲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变快了。

  过去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虽然也曾经和动物交媾过,但是被老鼠和蛇盘踞在自己的身体上,这种体验对于琉璃洲而言也是第一次。被最卑劣的老鼠和低等的爬行动物侵犯所带来的屈辱感已经激起了琉璃洲那被虐狂的本性,当第一只老鼠将爪子碰到她那被撑得大大的淫屄的瞬间,琉璃洲终于忍耐不住了。

  第二次的高潮瞬间冲击了琉璃洲的神经,激涌的爱液冲出了小屄,而她小屄内部的肉壁也剧烈抽搐起来,那混合了雌鼠费洛蒙的爱液立刻就在琉璃洲的腿下淌成了一滩,而那只刚刚打算侵入琉璃洲身体的老鼠更是首当其冲,全身都湿掉了。

  这一下,原本就已经骚动不已的老鼠更是亢奋了,全部都涌向了琉璃洲那扩张开的肉屄,而那些饥饿的蛇也开始扭动着身体开始去追猎那些老鼠。整个封闭起来的棺材内,都是嘈杂的响声,似乎连棺材本身都震动起来了一样,而当棺材外层的石膏一点点增加的时候,棺材内的光线也越来越暗,黑暗对于老鼠和蛇而言,可绝对不是什么活动障碍呢!

  「呜…… !」 张大了嘴巴,勉强发出呻吟的琉璃洲纪子在那些活跃的动物包围之下,身体不禁的颤抖着,刚才高潮的余韵依然让她根本没有开始挣脱束缚的念头。事实上,这个时候,她甚至在想着可以亲手将那些老鼠全部塞到自己的子宫里面去呢!

  粗糙的老鼠毛皮和爪子已经在美女娇嫩的淫屄肉壁上留下了血痕,无论是小屄还是菊屄里都已经挤进了不只一只老鼠,那些完全因为发情的本能而失去理智的小动物甚至没有理会那些天敌的蛇,只是想要到散发出雌鼠气息的地方发泄出自己的精子而已。

  而在棺材之外,摄影机被放低了下来,对着棺材还没有被石膏覆盖的地方拍摄着棺材里面的情景。无论是现场观众还是家庭观众都通过镜头看到了琉璃洲和蛇鼠间淫乱到异常的景象,从她高潮激喷出爱液的瞬间,到此刻,三四头老鼠都挤在她的肉屄,将那粉红色的蜜肉撑开到最大,然后继续向里面钻进着。

  「连老鼠都能让她高潮,看来琉璃洲小姐是天赋卓绝的荡妇啊!」 就和所有观众一样看着大屏幕上出现的镜头,みろや轻声笑了起来,「如果今天琉璃洲小姐的挑战失败了,那么就把她的身体做成性玩具好了,这样应该是她的最终梦想吧?」 对于みろや小姐的这意见,现场观众都笑了起来,显然他们也觉得这样的处理方式应该很符合琉璃洲的本性呢。不过再仔细一想的话,其实现在的琉璃洲和性玩具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具透明的棺材已经完全被石膏包裹了起来,没有留下任何可以透气的地方。在陷入彻底黑暗的同时,琉璃洲所能呼吸的空气也瞬间变得浑浊起来。就在舞台上的涂满了苍白石膏的棺材内部,完全漆黑的空间里,琉璃洲面临了更加凄绝的死境。

  可是,琉璃洲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呢。她只是单纯的享受着肉体极至的快感。

  「好刺激啊!塞得满满的,老鼠……把我的身体塞满了!好刺激!啊……!」已经有老鼠完全挤进了琉璃洲的小屄里面,撑开那道细嫩蜜肉组成的腔道,蠕动着,摩擦着,带给了琉璃洲过去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刺激感觉。

  这个99情迷社 我的精品社 更多精彩www.99qms.com时候,琉璃洲虽然自己没有开始挣扎的念头,但是身体却本能的扭动起来,为了让那只已经侵犯到自己身体里面的老鼠可以进得更深些,琉璃洲剧烈的喘息着,动弹起自己的身体来。那瞬间,捆绑住她身体的绳索被这样的动作带动着立刻将她的身体勒得更紧了。

  「呕!」 尤其是在脖子那里,突然收拢的绳索让琉璃洲连舌头都吐了出来。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她全身的神经都变得敏感了起来,虽然刚才才泄过两次,但现在的窒息感依然让琉璃洲失去了对肉体的控制,括约肌完全松弛下来,炽热的尿液又一次喷了出来。

  原本就已经浑浊腥臭的棺材内部又多了一种酸臭的气息,在完全封闭压抑的空间里面,琉璃洲几乎产生了一种自己全身都被浸透到自己小便里面的错觉。这样的感觉,让她的心跳变快了起来,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出来,让琉璃洲感觉到自己的小腹部一阵酸楚的感觉。

  另一边,琉璃洲的后庭里面,那被充实到快要胀开的感觉也变得强烈起来,毛茸茸的老鼠也真的把自己的身体挤了进去,那原本狭窄的肠道里面,火辣辣的要爆裂的感觉泛滥开了。那只老鼠不只是用爪子抓挠着她的肠道内壁而已,甚至还用牙齿撕咬了起来,那要冲破眼前柔软障碍到达散发出雌鼠发情分泌物气息的地方的本能冲动让老鼠也变得暴躁了。

  剧痛夹杂着快感在琉璃洲全身肆虐蔓延,那身体被完全破坏掉的现实更是让她兴奋到了忘我的地步。」 被吃掉了!难道我就要被老鼠吃掉了吗?」 脑海中出现这个念头的时候,琉璃洲的身体都已经在持续兴奋的状态下开始麻木了。这可不只是被绳索纠缠的原因,那些蛇也有一些开始纠缠到了琉璃洲的身体上。

  吞下了老鼠的蛇身已经隆了起来,必须要依靠纠缠住什么东西依靠蠕动的摩擦力才能将那东西给消化掉呢。这样一来,缠绕在琉璃洲身体上的蛇身自然是越缠越紧,紧到将琉璃洲的身体都勒得麻木掉了。这样的感觉,可不是用绳索捆绑就能轻易体验得到,完全无法动弹,连血液都要停止流动一样的拘束感让琉璃洲的活动力完全消失了。

  「啊…… !坏掉了!我会坏掉的…… 坏掉了啊!」 爬进琉璃洲肉屄的老鼠终于爬到了宫颈,开始向着子宫内部开始发起了最后的冲击。在这只老鼠的后面,另外四五只老鼠也终于挤进了那原本紧密闭合起来的肉屄里面,如果不是已经被みろや的双手扩张过一次的关系,那么现在琉璃洲的肚子应该都快要被撑破掉了,就算琉璃洲自己看不到,但是她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肚子被那些老鼠顶得隆了起来。

  事实上还有一件最危险的事情みろや没有说明过,那些老鼠如果真是挤进了那些雌鼠气息最浓郁的子宫里面,但是却无法找到发泄对象的话,那么恐怕会变得更加狂躁,就算将琉璃洲的整个肚子都撕扯啃咬到烂掉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那可不只是疼痛就可以了结的,万一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琉璃洲甚至无法得到一个痛快的死亡。

  而现在,老鼠和琉璃洲的子宫间几乎都已经没有任何障碍了,只要再稍微前进一点点,那只老鼠就可以侵入到原本应该是女人孕育新生命的子宫内部里面了。但就在这个时候,琉璃洲在多层的痛苦折磨之下的肉体再次迎来了高潮。

  被扩张开的只是小屄口,而小屄里面并没有被道具扩开。所以,在这次高潮降临的瞬间,琉璃洲的小屄也猛地收缩了起来,原本就紧贴着老鼠身体的小屄完全夹住了老鼠了,几乎就要将老鼠的内脏从身体里挤压出来一样的力量伴随着粘稠的爱液吞没了那只已经快要进到琉璃洲子宫里面的老鼠。

  结果,那只倒霉的老鼠在被挤压的状态下,居然也失去了意识陷入了昏厥的状态之中。对于琉璃洲而言,这应该是预想之外的幸运了。至少,在后续的老鼠将那只倒霉的老鼠顶进琉璃洲的子宫里面之前,她还有足够的时间来调整自己的逃脱进展。

  只不过,对于已经陶醉在这一次次性的快感中的琉璃洲纪子小姐而言,是否能逃脱出去,恐怕真的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了。又一次高潮过去以后,琉璃洲只是安静的呼吸着,感觉着自己已经麻木的肉体渐渐出现刺痛的感觉,然后变得敏感,变得兴奋,等待着又一次的高潮。

  在被封闭的棺材之外,时间还在继续流逝。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具已经完全变成白色的棺材上面。当然,在众人的视线之下,没有任何人有可能去帮琉璃洲一把。

  「看来,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呢。」 みろや用手指敲了敲已经变得坚硬的石膏,发出了沉闷的声音来,「可是,似乎那条母狗还没有办法逃脱出来呢!」 这样说完,みろや挥了一下手,指挥着那些强壮的头套男,「那么,现在是时候准备把琉璃洲小姐放进她永远的墓屄里面了!」 みろや的话才刚说完,那些带着头套的工作人员就走到了棺材的旁边,将这具封闭了美女和大量老鼠与蛇的棺材抬了起来。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具苍白的棺材突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棺材上方的盖子就像在被人努力撞击一样的抖动着。

  就在棺材之中,琉璃洲的逃脱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在连续六七次的高潮以后,甚至有条蛇对着她那开口钳扩开的嘴巴钻了进去,原本就已经因为绳索勒住脖子而几乎窒息的琉璃洲这一来更是完全断掉了呼吸。

  而就在极端缺氧的状态下,已经因为连续的高潮缓解了自己狂热性欲的琉璃洲居然变得无比清醒起来。肉体的痛苦和精神的屈辱虽然交织在了一起,让身为被虐狂的琉璃洲无比欢跃,但是,她却并不想死。因为如果就此死去的话,就无法再次经历这样让人灵魂都要崩溃掉的刺激体验了。

  还是先从眼前的绝境中逃脱出去好了!在下了这个决心以后,琉璃洲开始了剧烈的挣扎。可是,那些纠缠住她身体的绳索捆得可不是一般的紧,况且还有很多的蛇都已经纠缠住了她的身体,这样一来更是难以逃脱了。

  至少用正常的方式的无法逃脱的了。

  不过,琉璃洲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人,其精神虽然比不上某个追求被杀的赌徒,但痛苦对她而言简直就像是最甘美的蜜糖一样。在确认了无法轻易逃脱以后,琉璃洲直接选择了对自己身体能造成最大痛苦的方式。

  她在棺材里猛烈的挣扎了起来,扭动身体,撞击已经被封死的棺材,让绳索完全陷进自己脖子的肌肤下,如果不是在漆黑的棺材里面,那么就有人能看到她的脸都已经完全变成了青紫色,如果不在十几秒之内获得氧气,那么不等到她挣脱身上的捆绑,就会死掉了。

  但是,那已经被拉扯到极限的绳索怎么可能还有松脱的空间呢?

  换成其他人,大概就无计可施了。但是琉璃洲却做到了,她在那极端摧残肉体的猛烈挣扎中,终于让自己的胳膊脱臼了。那完全可以让普通人昏厥过去的痛苦,却仅仅是让这个人格扭曲的美女流下兴奋的眼泪而已。那脱离了关节束缚的肩膀立刻就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弯曲了,原本被紧紧纠缠在琉璃洲身上的绳索也就松动了。

  以一只手臂无法动弹,换取了另外一只手的自由。这就是琉璃洲的选择。就连呼吸都因为这样的选择而重新恢复过来,当用手拔出想要钻进自己嘴巴的蛇以后,琉璃洲就顺手将开口钳给摘掉了。而接下来,虽然能活动的手只有一只,但是用来解脱掉身上其他的捆绑,然后弄松将身体和棺材固定在一起的铁链,那可就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到了这一步,琉璃洲唯一的障碍就是封闭住自己的这具棺材了。在用手扯出已经钻进自己小屄和后庭的老鼠以后,她就弯起了双腿开始用力的顶起棺材的盖子。只要顶破这具棺材,那么挑战就可以成功了!

  而在棺材外,现场的观众都看着那具被石膏包裹的棺材在震动着。可是,那连续的震动却没有将冰冷的石膏震碎。如果不是经过相当艰苦的武道修行,那么在棺材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人类是无法发动足够强力的攻击将棺材击碎!这一事实,现场的观众未必知道,但是看到那虽然震动着,却完全没有出现裂缝的石膏棺材,他们也可以理解到,此时的琉璃洲大概是遇到了麻烦了呢!

  挑战者遇到麻烦,这正是观众最想看到的事情。

  みろや自己也曾经是这个节目的挑战者,当然是很清楚观众的心理,这时她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转向了现场的观众高高举起了双手说道:「呀,看起来,今天琉璃洲小姐是九死一生了。那么,各位观众是希望我将棺材沉到水泥箱子里面,还是希望我就这样把棺材放在这里呢?」 就在みろや这话音才落下的时候,现场观众就像是沸腾了一样全部站了起来,用力挥舞着手臂,就像是有人在指挥一样,相当有默契的喊道「活埋她!活埋她!活埋她!」 那样子,简直就像是古罗马角斗场的观众在决断角斗士命运一样,所有人挥起的手臂都向下伸着大拇指,伴随着「活埋她!活埋她!活埋她!」 的喊叫声,还真是将人类的劣质本性暴露无遗啊。

  看到观众这热情的样子,みろや估计这个节目今天晚上的收视率估计又会提高不少了。不过这种事情和她可没有关系,她和暗黑放送局也没有合同,今天最多算是友情客串而已。于是,她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那么,把这条母狗埋了吧!」 みろや用傲慢的语气下达了这个命令,说话时还用力向下挥落了手臂。伴随着她的这个命令,所有观众都狂热的欢呼鼓掌起来,那气势已经达到了今天节目的最高潮了。

  而就在みろや的身后,那几个头套男就抬着依然封闭着琉璃洲小姐的棺材,将它横躺着放进了填满水泥的箱子里面,透过透明的箱体,观众都看到了漆黑的水泥将那苍白的棺材吞没掉的情景。

  舞台后方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从水泥箱子正上方拍摄的画面。依然震动着的棺材在被水泥完全吞没掉以后,就再也不动弹了。粘稠的水泥将棺材彻底吞没掉了。

  「就如我之前说过的,箱子里的水泥已经调配好了,在挑战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凝固了。」 みろや向着观众们说道,「刚才各位也看到了,现在的水泥已经是半凝固的状态了。大概再过一两分钟,应该就会完全凝固才对。而当水泥彻底凝固的时候,琉璃洲小姐也就将彻底失去逃脱的可能性!」 当みろや小姐进行说明的时候,聚光灯就像所有人的视线样的集中在了那个水泥箱子上面。普通人无法想象封闭在其中的琉璃洲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但就因为如此,那施虐的快感让所有的观众都感觉到了莫名的快感,男人的鸡巴都硬了起来,而不少女士也都湿掉了内裤。

  大家都在等待着みろや宣布今天的挑战彻底失败的那个瞬间。

  但是,从本来已经快要凝固的水泥中,却挣扎着出现了一只沾满了灰黑色的水泥和鲜红血液的手臂。」 啊!」 从观众席上发出了惊讶的呼喊声,因为就在大屏幕的特写镜头上,出现了让所有人都无法相信的事情。

  应该是被封在棺材里等死的美女魔术师,居然逃脱出来了!

  全身都是伤痕,一条手臂的肩膀是紫色的已经肿了起来,而另一条手臂上还缠着一条蛇,丰满的乳房上清晰地有着被老鼠撕咬出的痕迹,而刚才被残忍扩张过的小屄和后庭就像是遭遇意外而流产的孕妇一样,流淌着鲜红的液体,不过,那可不完全是血液,更多的恐怕是爱液才对呢。

  刚才那么一个淫乱的艳丽美人,已经变得如此的污秽不堪了。抓着水泥箱子的边缘,翻身从箱子里面滚落出来的琉璃洲就这样爬在了舞台的地板上喘息起来。看得出在逃脱的最后,强烈的窒息带给了她相当大的负担,就算本人沉溺在窒息的快感里,生物的本能也依然让她在努力的呼吸着可以维持生命的空气。

  镜头特写里,她的脸上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那淫乱而满足的笑容了。

  「呀啊?虽然各位希望将琉璃洲小姐活埋掉……不过,从眼前的情况来看,这条母狗为自己赢得了活下去的机会呢。」 看着顺利逃脱出来的琉璃洲,みろや小姐看着观众们露出了嘲讽的笑容,「那么,我在此宣布,琉璃洲纪子,已经顺利完成了挑战!祝贺她吧!」 如果不是安排在观众席里那些负责带动气氛的工作人员率先鼓掌,恐怕观众们还会呆呆地坐在座位上呢。这可真是他们完全没有想过的结果,原本希望看到将美女活埋的精彩场面,但是,最后琉璃洲依然顺利的逃脱了出来,这让所有观众都大吃了一惊。

  可是,当工作人员字幕伴随着结束曲滚动出来的时候,现场观众还是在工作人员的带动下发起了姑且也能算热烈的掌声来。

  「那么,本周的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一次的节目,据说会去到允许自杀和安乐死的荷兰进行哦!希望到时候,我的前任已经顺利康复了,否则,他就要错过期盼已久的出差机会了。再见了!」 而当みろや小姐对着镜头带着妩媚的笑容说出结束语的时候,她身后的琉璃洲已经不顾自己的身体,仰躺到了舞台上开始努力的自慰起来。无论如何,在获得高潮快感的同时,还能赢得大笔奖金,琉璃洲脸上那淫荡的笑容此时看上去可是格外满足啊。

  所谓全赢的局面,说的就是这次节目了。暗黑放送局不只获得了大量收视率,广告收入大幅提高,而且连外围的赌博上他们也是大大的赚了一笔。至于みろや,她不仅有薪水和分红,而且这次代理主持等于是给她的店做了次免费的广告呢。而看个去伤痕累累的琉璃洲,这个才休息两天,就重新光临みろや的SM俱乐部接受残酷调教的被虐狂,绝对也是赢家呢!

  当初的逃脱,如果不是观众要求将琉璃洲活埋的话,她就真的没有机会逃脱出来了。没有经过武道修行的她是不可能击破棺材的。但是,渐渐凝固的水泥却帮她做到了这件事情,渐渐凝固的水泥从各个方向压迫着棺材,就像是沉没到海底的轮船被水压破坏一样,这样的压力也破坏了玻璃制的棺材和包裹棺材的石膏外壳。

  如果观众仁慈的要求不要将棺材放进水泥里,那么琉璃洲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这个世界的事情就是如此讽刺啦。不过,从这次节目的结果来看,依然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呢!

顺带一提,本节目前任主持人,依然住院中,是否可以恢复工作,依然是个未知数。

(全文完)




夹杂在图片中间的网址、或图片上水印网址未认证,请不要访问以免中毒遭受损失!
.